• 一见钟情伊比利亚之愿望

    日期:2011-01-01 | 分类: | Tags:

     

    我们起早去看里斯本的地标性建筑贝伦塔(Torre de Belém)以及热罗尼莫斯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ónimos)根据旅行指南上的介绍 他们出自同一位设计师的手下 都受到了风靡当时的曼纽埃尔风格的影响 从地图上看 这两个地方其实面积并不大 也相距很近 可我们最后还是花了整整一个上午在里面参观拍照 之后才互相催促地乘火车去看市郊的辛特拉小镇 还因此错过了一家口碑极好的蛋挞店

    葡萄牙和里斯本的一切都和地理大发现的时代有关 贝伦塔最初是里斯本港口的一座防御工事 守护着旅行家们从东方带来的玉食锦衣 随着国力的衰弱 这座塔楼的用途逐渐被改为灯塔 情报站 甚至还被改建成一座水牢 直至今日 成为一座博物馆 游人可从这里看到对岸的巨大的基督神像 就好像里约热内卢的那座一样 还能看到横跨港口的里斯本大桥

    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则是为了纪念达伽马从东方归来建造的 他和我们在欧洲看到的所有宗教建筑一样 都是神迹在人间的展现 在修道院的后院里 修了一圈长廊 那些门饰上的图案统统都被正午的阳光反射 最后贴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年轻的情侣互相偎依 坐在大理石的台阶上晒太阳 不时低语 上了年纪的夫妻 绕着方形的长廊慢慢地走 一前一后 一圈一圈 加上不断在拍照的东方游客(包括我们) 却谁也没打破这个修道院静谧和森严 修道院的主体是一座大教堂 据说当年里斯本大地震的时候 这个修道院是唯一屹立不倒的建筑 事发时在此祷告的皇室亲族也因此逃过一劫 所以现在还能看到许多虔诚祈愿的信徒 当然最后 达伽马的灵柩 也被保存在这里

    里斯本的旅行已经过去一周 格罗宁根的气温也终于在白天回到了零度以上 我和荷兰当地的朋友起了早 去露天市场上买了新鲜的鱼和肉 准备晚上的新年晚餐 是中国式的火锅 我和他们说 这样热闹 我们开车去买从中国进口的烟花 等到东一区的零时到来的时候 整座城市都会升起烂漫的烟火 邻里之间都走出家门 互相行贴面礼 祝贺新年

    夜空中烟花易冷的道理我当然明白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 都希望来年心里能有长情的温暖 以成年人的方式 以男人的方式 于人于己

    我昨天晚上又做了沉重的梦 不是噩梦 我梦见自己带着已经去世的外公 四处寻医 可惜处处碰壁 在梦里我歇斯底里的绝望 同时还很愤怒 而他只是望着我笑 一言不语 我醒来 发现枕套 被褥和贴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于是半夜起来 把他们统统换掉 才又能入睡 我在长大 仿佛有了最好的时光 他却离开了 我希望来年能再回一次家 握着那些久病缠身的老人们的手 多一些时间

    我还希望来年能带母亲在欧洲旅行 她年轻时候曾经迷恋过茜茜公主的故事 心里也定然想亲眼目睹那些城堡和宫殿 我们会去奥地利和德国 会给她拍很多照片 她和父亲满足了我目前为止所有的愿望 他们也不该留有遗憾

    我甚至还希望来年 在遇到彼此喜欢的人 不再退缩 坦然地谈一场恋爱 它也许不会是什么精神粮饷 有时候还甚至成为矛盾和负担 但它亦可能成为疲惫生活中的英雄的梦想 以时光旅行者的身份 相见 陪伴 成长 分道扬镳 源远流长 都没关系

    ANYWAY 我每天都在说”Let the life surprise me, See what it will bring to me.” 我在等着新一年的命数 像那个贺岁片里 动了凡心的喇嘛写的那样 不喜 不悲 寂静 欢喜 那你呢

    Gelukkig Nieuw Ja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