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见钟情伊比利亚之一日法罗

    日期:2010-12-22 | 分类: | Tags:

     

    新闻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在播报欧洲西北部暴风雪的消息 窗外依然是寒风凛冽 银装素裹 这个冬天每隔几天就会下一场大雪 气温迅速下降到零度以下 我住的附近有片湖区 如今已经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当地的荷兰人带上自己的冰刀 在上面进行速度滑冰 这是他们的国技 漫长的冬天 他们成群在冰面上奔驰竞技 表情兀自而享受 那种贴身的速滑服让他们中的很多人看起来矫健而性感 很多国家的机场都因为暴风雪紧急关闭了 失去耐心的旅客在电视镜头里不停的抱怨 而在过几个小时 我就将飞往伊比利亚 整个欧洲大陆唯一还算的上温暖的地方 天气预报显示 晴转多云 气温零上十八度 起微风

    我们要坐夜班的通勤巴士去德国的机场搭乘飞机 从航线图上看 我们即将会往西飞过一个时区 飞行器刺破黎明的黑暗 曙光初现 三个半小时之后 飞机开始贴着大西洋的海岸线平行降落 舷窗里渐次出现了海边小镇模糊的轮廓 还有发白的海滩 浪涌 青葱茂盛的椰子树 这里 几乎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 对欧洲人来说 就是所谓天涯海角的地方 在大航海时代 世界从这里开始延伸

    法罗是葡萄牙南部的一座小城市 其实更像是一处彼此相邻的渔村的集合 没有任何醒目的高层建筑 只有一间挨着一间的街坊民居 阡陌交通都是由石板路连接起来 你还能看到当地人用不同颜色的石块在路上砌出海鱼的形状 它有时候让我想到了家乡的三坊七巷 也是这样的陈旧 很多房子的外立面甚至都掉了漆 这样的不完美 反而产生了和谐而真实的生活感 仿佛那种午夜独处时播放的靡靡之音 有一种散漫的破坏力 把你取悦的毫无还手之力 即使是冬天 也很容易在市区或者海边找到一个角落 晒一会太阳 说说话 或者看一本书 体型庞大的海鸟就在头上盘旋觅食 法罗坐落在一个有天主教信仰主张的国家 所以有很多修道院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经常看到年老的妇人 彼此手挽着手 进进出出 也许他们刚结束一场午后的祷告 眼前的一切 只令人觉得现世静好 有情有义

    旅行是一件专注的事情 尤其在这样的小城市 一不小心 就容易迷失在似曾相识的街头 躲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我们找了当地的一家餐馆 点了旅行指南上推荐的海鲜饭当做晚餐 那家餐厅是由清一色的当地中年女性打理 其中一位侍者用餐完毕拍着我的肩膀说 很高兴能有中国的客人来这旅行 她甚至能用荷兰语和我们简单交流 她是见多识广的人 她像在旅途中遇到的很多民宿或者餐馆的主人 年轻的时候 身体力行 周游列国 慢慢变老之后 选择回乡或者停留在某个喜欢的地方 经营起自己的事业 每天与神色匆匆的游客彼此做伴 和那些与这里一见钟情的人问好交谈 然后目送离开 以这样的方式变老 彼此真诚的取悦 洞悉时光

    午夜 从海上开始一阵电闪雷鸣 激烈的暴雨也不能打碎前一夜舟车劳顿的疲劳 一夜无梦 直到黎明降临 预定的出租车等在酒店门口 还未及二十四小时 离开法罗 启程里斯本